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Hello,海洋(海生館活動頁)
youtube(youtube影片)
blogger
:::

水田與溝渠生態環境

     
    【社會經濟形態及土地利用形式改變】
    位於大台北地區的瑠公圳,因為都市化的開發,現今只剩下遺址供後人參觀(侯昌豪攝)位於大台北地區的瑠公圳,
    因為都市化的開發,
    現今只剩下遺址供後人參觀 (侯昌豪攝)
    • 如果我們有機會到郊區或鄉間參觀水田和溝渠,所見的生態環境可能與長輩們所敘述的景象不太一樣,甚至很多生活在水田的生物也已經消失,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臺灣的水田和溝渠生態環境有如此巨大的改變呢?
    • 四、五十年來,臺灣從農業社會轉型到傳統工業,再進入商業社會及高科技產業,加上人口快速增加的情況下,建築用地的需求量大增,不論是在都會區或郊區,每塊土地都可說是寸土寸金。臺灣目前在都市化的發展及社 會經濟結構的改變下,許多既有的水田被迫休耕,灌溉溝渠也被剷除和填埋轉作為其他土地利用方式,例如:台北市的瑠公圳和高雄的曹公圳因為都市化的發展遭受剷除而消失,而臺灣西部平原部分地區的灌溉水田,因為臺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之後而休耕,可能會導致地下水源補充量減少、棲地與生物多樣性降低。
    【水田堤岸和灌溉溝渠的水泥化】  
    桃園石門大圳現在已經都是水泥堤岸(郭美貞攝)桃園石門大圳
    現在已經都 是水泥堤岸(郭美貞攝)
    桃園石門大圳的水泥堤岸造成棲地單一化,導致生物多樣性降低(郭美貞攝)桃園石門大圳的水泥堤岸造
    成棲地單一化,導致生物多 樣性降低(郭美貞攝)
    •  在鄉間或郊區,目前雖然還有不少水田仍維持耕作,但水利單位在考量灌溉溝渠修建的便利性,以及穩固水道邊坡的狀況下,開始大量使用水泥工法取代過去傳統砌石或疊石工法。由於水泥溝渠表面光滑,造成棲地單一化,不像由泥沙、石粒所組成的底質具有多孔隙的環境,能提供小動物躲藏、覓食和植物生長。因此,現在的灌溉渠道和水田堤岸,所能提供生物生長和覓食的空間越來越少,連帶的原本棲息在這些地方的水生生物種類和數量更是大大減少,甚至消失。例如桃園楊梅的石門大圳,仍然是大桃園地區主要的灌溉溝渠,但已全部水泥化,渠道的生物多樣性相當低。
    【灌溉溝渠的水源污染】  
    • 除此之外,灌溉渠道受到的威脅之一便是來自人類造成的水源污染,包括工業、畜牧養殖及家庭生活廢水等,特別是含有重金屬的廢水,一旦被排入灌溉水源裡,再流入水田中,長久下來,這些重金屬累積在耕作的土壤中,被農作物吸收,作物收成後,再被人類食用,就可能危害食用者的健康。例如臺灣曾多次檢驗出稻米的含鎘(Cadmium)量超過安全食用標準,引發了社會相當大的恐慌。 
      而農夫們在水田中施灑的農藥,雖可除去蟲害,但也危害或殺死了原有棲息在水田間的昆蟲、蝌蚪、青蛙、小魚、螺類等。就像早期農田裡常見的螢火蟲,現在只能在乾淨、沒有污染的溪流才看的到,而存活下來的大多只剩抗藥性強的外來物種。 
    【外來入侵生物的威脅】 
    田邊成群的福壽螺(吳松霖攝)田邊成群的福壽螺
    (吳松霖攝)
    福壽螺粉紅色的卵團(吳松霖攝)福壽螺粉紅色的卵團
    (吳松霖攝)
    大花咸豐草快速蔓延造成臺灣本土植物生存空間減少(陳元憲攝) 大花咸豐草快速蔓延造
    成臺灣本土植物生存空 間減少
    (陳元憲攝)
    • 外來入侵生物是指原來臺灣本土沒有的生物,經過自然或人為的因素,進入臺灣的自然環境,例如:人們刻意進口外來物種用來觀賞或食用,或是外來物種隨著飛機或船舶等交通工具,在人類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帶到我國境內。由於這些生物對環境的適應良好,加上沒有天敵,因此快速的繁衍,很快的就擴散到我們四周的環境,甚至侵占本土物種的生存空間或捕食本土物種,使本土生物的族群數量越來越少,有些種類更面臨消失的危機。
      (1).福壽螺:民國68年的時候,有人在國外看到福壽螺,覺得牠長得又大又快,因此引進臺灣,希望能養殖,然後賣到餐廳。可是沒想到福壽螺的肉相當的硬,非常不好吃,因此商人一氣之下就把牠們全部扔掉。更沒想到的是,福壽螺的繁殖力非常好,牠們隨著水流快速的散佈到各個角落,大家常在稻子的莖上或是溝渠邊看到一團一團粉紅色顆粒狀的東西就是福壽螺的卵團。   
      這些物種不但和臺灣本土物種競爭食物和空間,捕食本土物種,甚至咬斷或剪斷水生生物,嚴重危害水田農作物,例如殼高約3.5公分的福壽螺,一天之內可取食12株左右的水稻秧苗,最高可達到70%以上的受害率,造成50%的產量損失。也有專家指出,福壽螺在過去的25年已實際對臺灣農業生態造成51億元的經濟損失,若再加上政府與農民所投入的防治費用,損失金額更高達1億元,這些入侵物種對於國家社會經濟的損失實在相當可觀。
      (2).大花咸豐草:另一種田邊或海岸等地常見的外來入侵生物為大花咸豐草。有人可能覺得大花咸豐草的小白花很可愛,可是這種入侵植物由於生長蔓延快速,因此造成其他本土植物的棲地快速縮小,形成植物相單一化,導致生物多樣性降低。
      (3).入侵紅火蟻:近來被報導最多的外來入侵生物為入侵紅火蟻。入侵紅火蟻為廣食性的掠食者,被其螫針螫到,會有似被火燒的痛楚,甚至會造成生命危險,因發生多起農民受傷事件,因此引發政府與社會大眾的關注。入侵紅火蟻幾乎可以棲息在各種環境,所有的農業耕作區域都可能遭受其侵襲,也會對公共設施造成威脅,如造成電線短路引起火災。火蟻入侵時不但會降低當地的生物多樣性,還會對農業造成衝擊。   
      (4).美國螯蝦:體長約5~12公分,顏色鮮紅,有一對強壯的大螯腳,為雜食性,原產地在美國西南部沼澤區。水族業者以為美國螯蝦體色紅褐,具有觀賞價值而引進國內;另外也有人認為可兼供食用。後來發現此種螯蝦性情凶猛,不易與其他水族生物一起飼養;食用上又因為殼太硬而肉又少,經濟價值不高,造成嚴重棄養問題。由於螯蝦體型大又為雜食性,對同水域的本土魚蝦帶來很大的威脅,且繁殖力又強,又有抱卵、護幼的習性。目前野生族群幾乎全台可見,而以蘭陽平原為全台最密集的地區。美國螯蝦又善於鑽洞,破壞田埂,造成農田灌溉之困擾,為嚴重危害農業的入侵種。